Wednesday, June 9, 2010

克萊兒之膝




克萊兒之膝
(Claire's Knee)

侯麥 Eric Rohmer
1970|Color|France|105min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6/12 (六) 20:30
蘇格貓底二手書咖啡屋



★1972年法國電影評論協會獎最佳影片(Eric Rohmer)
★1972年美國國家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影片
★1971年聖賽巴斯丁國際影展Golden Seashell獎(Eric Rohmer)




“ 即使知道這是最簡單的事,還是難以去做
就像是離懸崖只有一步之差,你卻不敢往前跨越一步
這需要勇氣,很大的勇氣
我從沒有做過如此需要勇氣的事,或說是有意的去做
這是唯一的一次,我毫無邪念的去完成一件事情
我從沒這麼強烈的感受我在做某件必須要去完成的事
我就是知道我一定要去。 “
這是Jerome向Aurora表露他想觸碰Claire的膝蓋的心情寫照。

雖然有時單純透過對話,去表述角色本身內在的思維和意念,不論是以譴責的口吻 ”她男朋友的手,既無知又無趣,而那無趣嚇到我”,或面對自己無法抑制的情感 ”我明明不是主動的人,也不是喜歡那樣類型的女生,但就是有種強烈的衝動”,又或是冷靜爭辯自身的堅持 ”我知道如何等待,等待及其本身都是令人感到愉悅的”……,顯示一個人的特質,以為對話本身即簡單的構築每個人的存在,但反而是違逆本人的思考與行為。

這一齣發生在六月到七月的炎夏時光,除了初始的相遇,之後便展開無止盡的對話。怡人的風景、舒適和煦的風、溫暖的色調,遍佈在所有場景中,讓每件事情發生的自然而無突如其來的詫異感,音樂也是輕快而舒服的。隨著故事進行,漸漸開始互動交流,情感欲望若隱若現,原本結婚在即的外交官,本來說不會受到小女孩的影響,卻開始對Laura與Claire有了更進一步的探索與想像,之後與好友Aurora的對話幾乎都是講對Laura與Claire的想法。

不管是Jerome血淋淋的剖析自己內在性格、情感的矛盾與衝突、內心強烈的渴望,或是每個人說明自己對於情感的立場,竟也令人感到無助的窒悶感,像是Laura曾說 ”當我無聊的時候,我寧願到任何一個地方也不會是這裡。…這裡很美,但我有時候會感覺窒息...這裡太美了,但這些所有的美卻讓人感到疲憊”,看著這部電影心裡竟也開始產生這樣的感應。

這部屬於侯麥「六個道德故事」中第五個故事。











(撰文:杜詩媛)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