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5, 2017

0531【從電影看台灣】 再見可愛陌生人 - 蔡崇隆、阮金紅



紀錄片《再見 可愛陌生人》 (片長62min)


蔡崇隆 阮金紅 (導演)

特映座談時間與地點
05.31.2017(三)19:00
蘇格貓底二手書咖啡屋







導演介紹
阮金紅嫁給紀錄片導演蔡崇隆後,接觸攝影。蔡導演積極的參與反核與學運,堅信民主需要全民覺醒,他的作品關懷人權和環境等議題,其風格兼具理性思辨與人文關懷。
阮金紅導演在歷經第一段坎坷的婚姻後,為了女兒堅強地在異地打拼。 首部紀錄片即紀錄她自己與周圍失婚姊妹的故事,其拍攝的手法提醒著台灣人該如何去對待外籍移民與移工。

電影介紹

放影片
阮金紅導演拍的第二部紀錄片,可愛陌生人,紀錄的是一群因為不得已的原因,被迫成為非法移工的故事。或許,我們每個人身邊也遇過所謂的「逃跑」外勞,但是畢竟和這一群時常因為躲避警察的追捕而必須連夜驅車潛逃的移工是不一樣的。他們所處的環境惡劣、所做的工作是大多數台灣人不願意做的,他們是我們鮮少能夠接觸到的對象。即使待遇不佳,生活環境險惡,他們卻願意繼續做下去。而這背後隱藏了什麼樣的社會問題,正是阮金紅導演希望觀者能夠去認識、體會,甚至能夠做出改變,去幫助這一群因為政府與仲介商的壓榨而被迫變成非法移工的可愛陌生人。

導演背景
阮金紅當年21歲,當時鄉下村落裡幾乎每一戶人家都有一位女兒嫁作台灣媳婦,金紅看著那些滿臉幸福洋溢,風光返鄉的女孩們不襟暗自下定決心要到台灣去尋找屬於她的幸福。下午還在上縫紉課,當天半夜就離開家來到台灣。但是台灣的第一段婚姻並沒有她所想像的那樣美好,長期受到家暴的她曾親自打電話到警局報案。甚至也曾自己跑到派出所,但諷刺的是,並沒有人理會她。離婚後,她除了工作賺錢也積極參加新移民協會和外籍配偶社團並認識了長期關注新移民議題的現任老公,紀錄片導演蔡崇隆之後,她開始學習拍攝影片,拿起攝影機記錄起她周遭失婚的越南外配姊妹,成為第一位獲得「雲門流浪者計畫」資助的新移民。



不逃跑是笨蛋,但逃跑之後呢?
在外籍移工之間相傳著「不逃跑是笨蛋」的說法。不幸而遇到壞雇主的外勞時常需要長時間工作,甚至一天只能睡三小時多、而每個月的薪水還會被仲介商抽成,除此之外還得承受雇主的言語暴力。
而之所以會逃跑,大多是因為雇主或是仲介商無理的要求而導致的。否則,逃跑後所要承擔高達70萬台幣的巨額罰金,對一來台灣就要支付母國與台灣的仲介費而負債累累的外勞來說是一點益處都沒有的。連自己的生活都不能掌握,更別提把錢寄回家。逃跑之後在黑市裡面她更是難找到一份好工作。 但是還是有許多外勞選擇了逃跑,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活著,全都只是為了能夠讓家鄉的家人能過著更好的生活。可愛陌生人裡紀錄著逃跑外勞背後的辛酸,或許看過之後我們對於移工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你曾主動去和身邊的移工聊他或她的故事嗎?
目前在台灣,約有60萬名的低技術國際移工,人數已經超越了原住民和新住民的人數。是我們無法忽視的一個新興族群。在台灣,每40人就有1人是外籍移工,你和我的家裡或許都曾有過一位外籍家庭幫傭。但我們幾乎不會主動去和他們做朋友,或是多認識他們本來在家鄉生活的樣子,我們的刻板印象很可能使我們主動地拒絕去看見他們的故事。
「多數人沒有意識到自己設了界線,那個界線很模糊,也不容易跨越。比方說,你願不願意坐在地上,跟你身旁的移工朋友聊一聊,彼此分享食物?其實只是一念之間,心放寬想坐就坐了。如果這個社會只容許別人來適應我們,那是很暴力的行為。我覺得台灣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地方,每個人因為不同原因來到這個島嶼上,除了原住民之外,其實大家都是移民的後代。認識移工或者新住民,其實也是回過頭認識自己。」

「薪」酸,誰讓移工來台就背債?
某些東南亞國家因為大量輸出人力,仲介商機龐大,甚至有政府和仲介商聯合成產業鏈的說法。移工在來台之際就已經向母國貸款以支付仲介費,規費和來台機票費等。致使本身就經濟不好的移工的處境雪上加霜。
而台灣仲介商向移工收取的則是「服務費」,其實就是變向的仲介費。依規定,台灣仲介須有提供服務時才能收,我方雇主若超收,除溢收金額須退還給移工,依就業服務法還可開罰仲介超收金額的十至廿倍罰鍰,並處至少三個月的停業處分。台灣仲介有時除會提供語言翻譯、健檢、工作和關懷等服務,也會扮演勞雇間工作、關係協調的角色,甚至若遇勞資糾紛或轉換雇主,也須仲介協助。
因為這些費用,導致移工來台灣第一年幾乎無法賺到錢。而如果仲介商在第二年突然請他們打包回家,這些移工當然不願意就此走人。所以才會選擇逃跑,想辦法留在台灣賺多一點錢。


共同主辦|通識教育中心、藝術中心、TIX創新學社、學習科學與科技所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