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6, 2010

我倆沒有明天




我倆沒有明天
(Bonnie and Clyde)

亞瑟.潘 Arthur Penn
1967|Color|USA|111min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8/07 (六) 20:30
蘇格貓底二手書咖啡屋



★1968年奧斯卡獎最佳女配角(Estelle Parsons)、最佳攝影(Burnett Guffey)
★1968年英國金像獎最佳新人獎(Faye Dunaway、Michael J. Pollard)
★1968年丹麥波迪電影獎最佳非歐語片




亡命情侶的人生,將如何精彩而傳奇?《我倆沒有明天》中的克萊巴洛和邦妮派克的人生,就是傳奇。

那麼,傳奇的亡命之徒,應該有怎麼樣的人生步調與際遇?

1967年由亞瑟.潘(Arthur Penn)拍攝的《我倆沒有明天》,一開始以輕鬆的步調,描繪了兩人的相遇。後來,兩人在彼此的談話與行為互動之間,刺探對方。對方的想法、職業、愛情,乃至於膽量,都是他們決定要不要跟彼此在一起的關鍵,他要她從平凡變成不平凡,他自命於自己的不凡。她,從一個女服務生碰上一個企圖偷車的帥氣小偷,卻被他偷走了「心」。兩人成為搶銀行的伙伴,他們瘋狂笑著,然後,從萍水相逢到相濡以沫……

亡命的浪漫與焦慮,交織。興奮,更痛苦。

他們找上修車手摩斯加入他們,形成三人小組。後來,巴洛的哥哥巴克與他的妻子布蘭琪也加上銀行強盜行列。五人遂形成集團,開始集體行動。但相較邦妮的大膽與聰慧,布蘭琪顯得大驚而小怪,導致兩人無法相處。也許,是因為女人為難女人的緣故。也許,這是因為逃亡使得大家神經緊張。所以,戰火是形而下,也是形而上的。

另一方面,親情也成為電影中的重要議題。邦妮非常想念自己的母親,所以很希望能夠看看她。不過,那時的邦妮已經是媒體大肆報導、家戶皆曉的大盜了。雖然,好不容易能夠和母親短暫一會,但兩人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終於,還是敗露了形跡……

如果,再重來一次,他們還會選擇當亡命鴛鴦嗎?他們說:不。然而,他們的故事早已成為傳奇。他已經讓她不凡了,出乎意料地是她也讓他不凡。如同,摩斯說的:法律並無法管轄克萊巴洛和邦妮派克。他們是度外之人,擺脫了現實進而超乎常理。即便,最後他們死去……

電影節奏時而輕快、時而沉重。原先,還能夠堅持不殺人與義氣的巴洛,在生死存亡之際放棄的原則。大起大落的情緒是他們的特色,無法平靜下來是他們的悲哀。家破人亡是可想而知的結果,但這仍不足以阻止傳奇的生發與流傳。我只能說:最後的他們,讓我印象深刻到感動。生命的終結,如果不可合乎他們的預計,轟轟烈烈倒也不失為一個傳奇應有的句點。











(撰文:白依璇)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