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9, 2010

冬天的故事




冬天的故事
(A Tale of Winter)

侯麥 Eric Rohmer
1992|Color|France|114min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6/29 (二) 20:30
蘇格貓底二手書咖啡屋



★1992年柏林影展費比西影評人獎(Eric Rohmer)、人道主義特別獎(Eric Rohmer)




太純粹的想法,對周圍的人來說是一種麻煩,有時候可能會對周圍的人造成傷害。
─阿久津 真矢


冬天的故事,是菲莉絲的故事。

那年冬天,她說,她確認了自己的信仰,不靠哲學,更不是宗教,她相信真正能跟她一起生活的只有夏荷洛。侯麥的菲莉絲,在這個冬天的五年前,是個熱情開朗的少女,至少在她的回憶中,與夏荷洛的相處看不到瑕疵、爭吵、猜忌與質疑,彼此盡情的奔跑、擁吻,於河邊嬉戲,於浪沫中翻滾,於陽光中日曬,於臥房中做愛。我們所能知道的,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因此,她也能說,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是幸福的,完美的幸福。直到某一天,夏荷洛離開,到美洲去。菲莉絲給錯了地址,那是她常幹的蠢事,她常這麼說給母親、路易、馬桑、妹妹。

然而在完美之後,甚麼也都成了缺度。缺度裡,永遠都找得到愛情存在罅隙的理由。罅隙也是為了等待那曾有的完滿重新蒞臨而不得不存在的;否則,於內心豢養並支撐自身的幸福也許就塌毀粉碎了。那是五年後的菲莉絲所依存的信仰。偶而她會自以為在巴黎市街的人群中,瞥見了夏荷洛的身影,她脫離了原有行徑的軌道,近乎瘋狂的追逐後,盡是失落茫然的眼神,隨後安靜,轉身,回返通往地鐵的洞口。在搭乘往返路易、馬桑、母親住所的路途,她總是一個人若有似無地盯著車窗,像是努力穿透夜晚玻璃反射的車內鏡像,怕看漏了正行走穿越的他;或是,檢視顯映在窗上自己模糊的臉孔,沒有駁雜、深奧、辯證的言語,只是沉默。

她跟母親說,她要的是強壯的男人。路易只是個書獃子,像他這樣溫柔的男人並不如想像中的少。菲莉絲分析歸納兩個男人給母親聽,後來又懺悔當初只是為了作決定而作決定。她對路易說,馬桑的話傷害了她,但他們只能做朋友,很好的朋友,她愛他,但沒愛到,可以生活的程度。冬天的故事,搬演著先后的復活,菲莉絲說,是信念。她落下了眼淚。女兒離開了外婆,到了內維看了基督的誕生,後又回到巴黎,去的動物園。她只記得,她有一個爸爸。菲莉絲說,女兒應該要知道自己的生父。好似一切都準備好了,為這冬天的幸福奇蹟重生、降臨或誕生?至少,在菲莉絲看來,所有發生的一切的確如此進行著,而且也同時,驗證了。她說,選擇無所謂好壞。他們於房內,談論、分享、坦承五年內的交往,他說,幾個,但都不是很認真;菲莉絲說,是為了你而離開的。

冬天的故事,也只是,菲莉絲的故事,而已!。?;、:……











(撰文:陳冠文)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