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9, 2011

神祕河流



神祕河流
(Mystic River)

克林伊斯威特 (Clint Eastwood)
2003/Color/USA/137mins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12/3 (六) 20:30
蘇格貓底咖啡屋




★2004 奧斯卡 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
★2004 金球獎 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





故事的起頭,從三個十歲男孩的惡作劇場景開始:美國麻薩諸塞州的波士頓的一條街道上,西恩、吉米剛寫完他們的名字,只剩下戴維拼完V-I-D,就能完成他們在半乾水泥地上的傑作。這時,一輛車上走下來的陌生男人以警察的名義責備他們,並藉故載走了戴維。當戴維從車子後座向後看,只看見留在原地、滿臉困惑的吉米和西恩,離自己越來越遠。

小戴維被關在黑暗地窖整整四天後才逃離戀童癖的魔爪。這場誘姦事件震動了整個小鎮,新聞台、警車和人群圍聚在戴維家所在的那條街。剛回到家的戴維站在窗口看著樓下吉米和西恩,他們也抬頭看著他,愧咎地。從那刻,他們好像就隔著一道沈重的陰影,沒有人願意提起,也許正因為不願意回想或不可言說,他們就以這樣的距離,各自走進不同的人生。

二十幾年後,一場謀殺案件又讓這三個人纏繞在一起。地方黑道老大吉米的女兒在私奔的前晚失蹤,同一夜,戴維的妻子所迎接的卻是深夜歸來的、滿身是血的戴維。當一具屍體被證明是吉米之女時,悲憤的吉米發誓,要在警察破案前親自把兇手做掉。檢察官西恩負責追查此一案件,除了循槍械、酒客、死者交友圈尋找嫌疑犯外,當晚在同一間酒吧的戴維也因此被列入調查對象。

一件謀殺案不僅帶出了小鎮上幾個家庭的恩恩怨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被埋下了不信任的種子,快速發酵、蔓延──妻子開始懷疑丈夫,父親懷疑起仇人之子,當兒時玩伴分別穿上檢察官制服和嫌疑犯標籤,看似友好的寒暄也變得疏離虛偽。種種線索逐步靠近可能的真相,也漸漸拼湊出他們三人都想要逃開的過去。

這部電影的調子其實頗沈重,但節奏卻讓人會緊緊跟隨、一起推理或懷疑。
導演的敘事手法非常緊湊,一面讓觀眾以為自己若有似無地知道全貌,然而卻又讓觀眾因這樣的自信而被欺騙。本片改編自Dennis Lehane的同名小說,但導演以視覺手法加強了另一種感官的強度。整部片場景皆以藍或黑等冷色調為基底,往往是一個人坐在昏暗的室內,即使在白天,多人聚會的場景也是冷清漠然的。窗外或者晴朗或下雨,不論白天黑夜都比室內明亮;然而這些明亮都彷若和捲入此事件中的人們是截然二分的另一世界,彷若他們將永遠被寒冷絕望囚禁起來,與希望毫無關連。導演也巧妙地利用類似的場景,讓人產生一次次記憶的錯覺,召喚童年也召喚傷口,讓人在時間之流中游不到盡頭。

演員的表現充分詮釋了人的多面性,摯愛女兒的父親吉米同時是一個殺人不眨眼也不留證據的黑道大哥;戴維的滄桑外貌下內心卻藏著一個充滿畏懼的孩子,更因為其經歷而被污名化為潛在的加害者;冷靜、積極對破案自信滿滿的檢察官西恩,面對妻子離去卻無能為力,只能被動地等待妻子從未知地點打來卻從不出聲的電話…

故事的結尾在此當然也必須維持神祕感,可以透漏的是,劇中的一開始皆是殘缺的家庭:缺席的父親、死去的女兒、離家的妻子,而最後,有人消失有人回來,看似遞補了空缺同時也複製循環了殘缺,換一個家庭承擔恩怨,但每個家都一樣失落了什麼。
即使如此,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在案情結束,終於有一天,鎮上所有人都在慶典遊行中走到了明亮的屋外,在同樣冷清但有些刺眼的陽光下,慶典的熱鬧嘈雜中他們安安靜靜地看著遊行隊伍,像是什麼事都未曾發生。一切都圓滿平息了,不再有不幸,至少過去的他們會先忘記。

隨著隊伍靠近,慶典的音樂聲更大了。


(撰文:邱憶群)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