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6, 2011

麥迪遜之橋



麥迪遜之橋
(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

克林伊斯威特 (Clint Eastwood)
1995/Color/USA/195mins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12/10 (六) 20:30
蘇格貓底咖啡屋




★1996 美國作曲家、作家與出版商協會 最佳票房電影
★1996 日本藍絲帶獎 最佳外語片
★1996 西班牙佛投格拉瑪斯獎 最佳外語片
★1996 日本電影旬報 最佳外語導演
★1996 日本每日電影特別賞 最佳外語片





《麥迪遜之橋》改編自Robert James Waller在199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也許是對影像閱讀能力還不足的關係,我採用原著與電影交互參看的方式,完成了兩者的閱讀。但不覺得繁瑣,而是相互滲透,擴散出思考空間。

嚴格說來,這篇文章並不能算是影評,是一種對於參看電影與小說的心得罷了。但也希望看過電影的朋友都能找時間借小說來看看(已絕版),相信感受會更多。

先看了書裡第一章「序曲」,交待這個故事是由女主角Francesca Johnson的兒女委託作者寫出來,所以是用第三人稱來敘述,剛巧作者和女主角一樣也住在愛荷華,更拉近小說與真實之間交錯迷人的距離。再看第二章「若柏.琴凱」,認識了Robert的個性:一個浪子、一個天才,擅文字、懂音樂、具攝影長才,內在暗藏著不羈的靈魂。接著我開始看電影。電影一開始以倒敘的手法帶到兒女在整理媽媽Francesca的遺物,接著回溯到過去Francesca和Robert的故事。

Francesca(梅莉史翠普飾)從義大利那不勒斯嫁到愛荷華州麥迪遜的農莊。她的故鄉那不勒斯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與藝術的氛圍,可以想見應該也是個嚮往浪漫與自由的人。電影裡,在用餐時間打點好一切的Francesca喚丈夫與孩子們用餐,並打開收音機,聽自己喜歡的紓緩的音樂。但是女兒卡洛寧一走進餐廳便毫不顧慮地將收音機轉到搖滾音樂。這一幕十分經典,既簡單、細膩又有力道,清楚刻劃Francesca的處境──為家庭犧牲奉獻的農莊婦女。這一段是導演於小說之外特別加上去的。Francesca看著丈夫、兒子、女兒自顧自吃著早餐,手托著下巴,一會兒看看這,一會兒看看那,好像這早餐並不屬於她,只是為了家人而準備。那她呢?喜歡什麼?什麼類型的音樂?什麼食物?究竟有人關心嗎?相夫教子的生活讓她彷彿被禁錮了。

Robert(克林伊斯威特飾)是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為了拍攝遮蓬橋開車到麥迪遜county。兩人的邂逅便從問路開始。像是註定相遇般,他們很快地被對方深深吸引,短短四天的相處,卻成了一生恆久的掛念。那年Francesca45歲,Robert52歲。

不年輕的年紀。

讀過小說第一章對Robert的描述,便容易理解他何以這麼迷人,何以讓Francesca很快地愛上他。一個擁有不羈靈魂的男人,一個從那不勒斯來的浪漫女人,原來就該彼此纏繞的。

至於接下來的劇情,在此不多著墨,簡而言之,在相處4天以後,兩人終究分開了。

電影中,Francesca在第三天晚上突然生氣。她對於兩人註定要相遇感動莫名,很快地答應要跟隨Robert遠走高飛,然而對家庭的責任無法逃脫,也讓這種複雜的心情十分期盼被了解。倘若孤注一擲,而這個男人並不會給予長久的承諾,那麼她終將讓自己和家人都蒙羞。因此,她質問Robert只不過把她當成另一個風流的女人。這一段也是導演特別在小說外加上去的。

當然,事實想必並非如此。電影裡,他對於Francesca決定回到家庭感到傷心,他說:「這樣確切的愛,一生只有一次。」但是Robert完全尊重她的決定,即使多麼不捨。

小說中,Robert在臨終前託朋友交給Francesca一封信,寫滿思念與永遠的愛:「我畢竟只是一個凡人。而所能想出的一切哲學推理並沒有使我放棄想念妳,每一天,每一個時刻。無法與妳共處的時間,在我內心深深哀泣著。我愛妳,深切地、完全地愛妳。而且也將永遠如此。

這麼多年了,原來Robert想念著Francesca,難以忘懷。

小說中,薩克斯風樂手康明思曾與Robert熟識。Robert將埋藏心中多年的過往情懷向康明思傾訴。康明思說:「他談話的時候竟然在哭泣。掉下大滴大滴的眼淚,一種老人才會掉的眼淚,一種薩克斯風才能奏出的眼淚。…喜愛這傢伙,任何一個能夠對女人懷有這種深刻感情的人,有資格得到別人的喜愛。

這一段就放在小說的最後一章,並沒有安排在電影裡。它更完整交待了Robert對Francesca的愛,足以證明Francesca和Robert之間的感情,是深刻而真誠的。

試想,如果一段不被祝福的愛情,兩個人遠走他方,的就能心安地放下一切,長久地美好下去嗎?也許對於該走還是該留下來,觀眾的看法不一,但在看到小說中Francesca寫給兒女的信之後,可以明白的是,至少她很清楚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也沒有後悔。她寫道:「如果說某一刻鐘我只自私地想到自己,我就不能確定我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但是在考慮家庭圓滿的部分時,我十分確定我的選擇是對的。」Robert死後,骨灰就灑在她家附近的羅斯曼橋,而她也請兒女將她的骨灰灑在相同的地方,這樣就夠了。她寫著:「我把我的生命獻給了我的家庭;我要把我所遺下的獻給若柏.琴凱。

寫這篇影評時,正聽著主題配樂Doe Eyes,旋律是簡單的,由導演克林伊斯威特親自譜寫。這就是小說中薩克斯風樂手為Robert所寫的紀念Francesca的歌嗎?「我讓薩克斯風發出不同以往的聲音;讓它為所有那些分開他們的距離和歲月而哭泣。在第一小節有一個小的裝飾性旋律,像是在發她的名字──『Fran-ce-s-ca』。」小說作者在序曲第一句寫著:「有些歌悠然自在地從鳶尾草,從百千條鄉村道路的灰塵中傳來。這即是其中一首。」相信看過電影的人,也將會讓這首歌在心中盤旋迴盪。


(撰文:若怡)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