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千鈞一髮



千鈞一髮
(GATTACA)

安德魯尼柯 (Andrew Niccol)
1997/Color/USA/101mins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11/26 (六) 20:30
蘇格貓底咖啡屋




★1997 西班牙恐怖影展 最佳影片、最佳原創配樂
★1998 法國奇幻影展 評審團特別獎
★1999 英國倫敦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年度劇本





當「優生學」發展到極限,會發生什麼事?

《GATTACA》以豐富的想像力,討論了這個假設性問題。在不遠的將來,基因變成優劣的區分標準、新的階級歧視,擁有完美基因的「優化人」天生具備能力與權利,被期待做人類社會最高層的工作;而另一類自然受孕的後代,則被貼上「瑕疵人」的標籤──疾病因子、傾向、壽命都在出生就被診斷出來,那一刻,他們就開始走向只能掙扎於社會底層的命運,一輩子都與夢想遙遙相望……

主角文生的母親選擇自然受孕,文生自幼即被診斷出心臟病、暴力和短暫壽命的基因宿命。孱弱多病的身體,證實了科技的精準預測。為了能當上土星領航員──菁英中的菁英才有機會的一個職業──他努力念書、鍛鍊體能。

執行太空任務的GATTACA公司,僅僅依據一滴血便拒絕了他──充滿缺陷的基因履歷,注定文生一輩子只能以清潔工作餬口。

然而,一筆黑市交易,卻讓文生的夢想有了轉機:傑洛出租身分讓文生有機會進入公司;而文生則幫著傑洛爭回優化人「必須」達到的完美成就。於是,在一連串不計代價的痛苦改造後,文生偽裝成傑洛意外前的樣貌,冒名頂替通過檢查──之後的每一天,傑洛都需要把體液、尿液、血液及毛髮儲存下來,以供應文生在公司繼續冒用身分。

靠著優秀基因與後天努力,完美的「傑洛」終於被挑選為土星領航員。電影卻是由此處開始的:發射前週,一位主管的死亡引起軒然大波,而文生無意間掉落的睫毛,卻讓他變成首要嫌疑犯。

對於文生而言,面臨身分曝光的危機,一度近在咫尺的星空,霎時似乎變得閃爍不定……

《GATTACA》特效不多,僅靠簡潔、冷靜的建築與室內景觀打造出充滿未來感的場景。對位般的語言(諸如升空、游泳等種種隱喻)不時予人一種詩意。

除此之外,《GATTACA》更是處處充滿了悲哀的反諷:文生透過扮演傑洛找到了自信,但每一天的開始與結束,他得近乎歇斯底里地將所有毛髮、皮屑刮除、丟到火爐裡燃燒殆盡,惟恐留下任何證據。某種意義上,他也銷燬了他自己。面對心儀的艾琳,為了掩藏身分,只能說著一個又一個謊言。他究竟是以文生還是傑洛的身分得到愛情?

反觀傑洛,背負著不能不完美的包袱,即使有替身上場演出無瑕戲碼,他也只能把失敗的自己,隱藏在陰影裡生活。日復一日,只有優秀基因的代謝物可以證明他的存在──而他真實的人生,則淪為基因神話的犧牲品。

「我只是把身分借給你,而你卻跟我分享了你的夢想……」傑洛對文生娓娓道來的語氣,有幾分敬佩,但有更多的自我嘲弄與感傷。

「基因」代表了什麼?而究竟什麼才是真正決定一個人的身分、價值、認同和未來?

這部電影拋出了驚人的問號──它也給出了一個最勇敢的答案……


(撰文:邱憶群)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