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9, 2011

夢遊交易所



夢遊交易所
(Sleep Dealer)

艾力克斯.里維拉 (Alex Rivera)
2008/Color/USA/90mins

播映時間與地點
電影:11/22 (二) 20:30
蘇格貓底咖啡屋




★2008 柏林國際影展 國際特赦組織電影獎
★2008 納沙泰爾國際奇幻電影展 最佳國際影片
★2008 日舞影展 艾爾福德斯隆獎(Alfred P. Sloan Feature Film Prize)、編劇獎(Waldo Salt Screenwriting Award)





「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在一個永遠看不到的地方工作,我唯一感覺得到的連接之處,就是這裡。」

不久的未來,透過一套節點系統和傳輸導線,個人可以連接在真實世界碰觸不到的遙遠彼端,過去的記憶,或是他人最深處的內心。大量而陌生的訊息,在非實體的異次元四處流竄著,從一個身體到另一個大腦。真實世界卻是高牆壁壘豎立,標示了國界、城市、鄉村的隔絕,加劇了貧富差距,還有個人和資本統治兩者間──無法踰越的鴻溝。

美國資本家在各地興建水壩,盡可能地竭取地力,讓農民與其仰賴的土地分離;利用節點科技,再將他們轉化成為美國龐大的產業後備軍,同時打造了一個表面上人人皆可共享、實現的美國夢,引誘一波又一波的貧窮墨西哥農民到大城市出賣廉價的勞動力,以意識和動作遙控遠方的機器人,讓資本更有效率地使用從貧窮人們手中奪取的能量,為美國興建夢中之城──但是,礙於高牆阻絕和無處不達的監視系統,那個城市,他們永遠到達不了。

在這裡,沒有國和國之間的平等關係,只有資本的主從支配,而且有了節點和高牆,不用煩惱來自貧窮國度的移工問題。這是一個身體和意識疏離、異化的時代,每個人都成了一座孤島。

來自墨西哥邊緣農村的梅莫,他也許一開始還無法理解,被資本家奪去土地和水源就等於失去了身份和尊嚴的父親,待他來到提華納的夢遊交易所之後,受制於冰冷的機器,失去自我的思考能力,只是宛如機器人般日復一日重複對他毫無意義、和他毫無關係的作業,他才赫然發現美國夢離他是如此遙遠。

人和人能夠面對面地說話、感受彼此的體溫,對梅莫來說,是知道自己作為一個人的憑依。

「我討厭人之間有這麼多的間隔,節點的唯一好處是,它消滅了那些間隔,把我們連接起來,讓我們能看見。」

多向互連的節點網路,很矛盾地,造就了現實的藩籬、資本的宰制和失去原有秩序的當代社會,卻也為各種人際聯繫的發生帶來可能。

在網路上出售記憶故事想要成為女作家的露茲、從來沒有真正在天空飛行過的戰鬥機飛行員雷邁茲,和梅莫三人在提華納的相遇、相識、流離、探索,意外地挖掘出節點科技的缺陷,進行反撲,實踐他們在現實世界不可能完成的夢想。

片末傾瀉而出的大水,象徵了因科技而閉鎖的肉體與心靈,也因科技重新獲得解放。他們三人再也回不了家鄉,但是,不再否定過去的未來,而在世界的邊緣跨出自己的邊境……

《夢遊交易所》是導演艾利克斯里維拉(Alex Rivera)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他過去的短片,即嘗試探討拉美移民的社經困境與網路的溝通分裂症狀。

《夢遊交易所》在拉美地區資本主義與移工之當代議題和科幻電影的雙元框架下,重新結合二者,更深入地探討科技的有限與無限,暗喻、諷刺美墨兩國間的資本宰制和移工問題,而非一味地批判、指責科技網絡和資本主義的結合單向剝削、抹除個體的身分、認同、尊嚴、成就感和異質性等等能夠構成「人性」的要素。

為了人類的願望與夢想而發明的現代科技,為有限的現在帶來某種限度的破壞,卻也為人類帶來無限的未來與想像──

因為,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撰文:李嘉艾)




影片片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