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5, 2016

史楚錫流浪記 Stroszek

史楚錫流浪記 Stroszek

11.08(二)19:30

地點:清大合勤演藝廳

1977ColorGermany115min
導演|編劇: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
義大利Taormina影展特別獎|德國電影評論大獎|德國電影大獎最佳影片

憨傻沉鬱的樂手史楚錫,甫脫身牢獄卻仍戒不了酒癮,遇上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妓女艾娃,決定攜手奔赴新大陸,拋去一切重新開始。美國淘金夢的故事開頭總都充滿希望:嶄新的貨櫃屋、穩定的新工作、互相扶持的友伴,飄忽不定的史楚錫似乎不再流浪了。然而看似閃耀的淘金夢背後,接連而來的殘酷現實卻壓得他喘不過氣。愛人遠走高飛,他與老人肩起了來福槍打算洗劫銀行,但到底史楚錫是個徹頭徹尾的魯蛇,連搶銀行這天都遇上公休,唯一也是最後的夥伴被逮捕,剩下他一人。於是,史楚錫再度流浪去,到遠方。

短評
史楚錫臉上始終掛著一抹憨直迷人的笑容,但在那笑容背後卻是一個痛苦無奈的靈魂。在平鋪直敘的故事裡,處處充滿象徵性的符號與值得咀嚼的橋段。電影尾聲,襯著輕鬆愉快的鄉村音樂,畫面上是令人發噱的各式奇景,卻讓人看得毛骨悚然:看到光就馬上跳到玩具救火車上的兔子、隨音樂不斷跳舞、演奏的雞……,一如在資本主義社會下的我們,被大環境不斷地推進向前,人們不知其然地勞動著,機械般地受著不斷被自己創造出來的事物與制度所奴役。


導演介紹
『我的角色沒有影子,他們都來自黑暗世界』
韋納.荷索
Werner Herzog1942-)
荷索電影的關鍵理念不是敘述,而是他的凝視,電影是他對所看、所感投入的激情在螢幕上的再現,那是一種學不來的風格,如此奮不顧身。也正如荷索自己所說的:「我的角色沒有影子,他們都來自黑暗世界,這樣的人物自然沒有影子。光使他們疼痛,他們默默地在那裡,然後消失。我的電影是由異常強烈的迷戀所產生而成,而且我知道:我看到人們尚未看到和尚未認知的事物,憑藉著創造、幻想和虛構,我變得比那些官僚還要真誠些。」

「我的角色沒有影子,他們都來自黑暗世界,這樣的人物自然沒有影子。光使他們疼痛,他們默默地在那裡,然後消失。我的電影是由異常強烈的迷戀所產生而成,而且我知道:我看到人們尚未看到和尚未認知的事物,憑藉著創造、幻想和虛構,我變得比那些官僚還要真誠些。」德國新電影導演荷索如是說。

荷索善於捕捉那些關於被社會遺棄、任其自生自滅的邊緣人身影:《侏儒流氓》裡的暴力侏儒、《陸上行舟》裡的音樂偏執狂、《史楚錫流浪記》裡偏執的老人、妓女與酗酒樂手、《灰熊人》裡希冀與大灰熊交流的精神病患者……。人們如此脆弱,不管是處在剛從納粹世界被解放的西德,抑或是資本主義下自由民主的美國,渺小的人類一轉眼就消逝在大環境的洪流之下,荷索用鏡頭,清晰描繪了這些被時代巨輪無情碾壓的面孔。

電影學者Michael Atkinson曾經在《Film Comment》如此撰文高度評價荷索:「絕少有電影人擁有像他那樣充滿力量、清晰的視野,能夠拍攝好每一個畫面,對每一個發現的外景、自然景色、意外事故以及蝴蝶都能抱有巨大的激情......荷索電影的關鍵理念不是敘述,而是他的凝視,他對所看所感投入的激情的再現,這是他在電影世界中的分量所在。」荷索的作品無法模仿,每一個畫面,在在都是最真實的情感,「我就是我的電影」荷索如是說。

導演重要作品列表
1972 / 天譴 / Aguirre: The Wrath of God
1974 / 賈斯伯荷西之謎 / The Enigma of Kaspar Hauser
1982 / 陸上行舟 / Fitzcarraldo

預告片


撰稿:吳君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