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 2016

日本新女性 原節子-晚春



日本新女性-
原節子
原節子本名會田昌江,1920617日生於日本橫濱,201595日因肺炎逝世於神奈川縣的醫院,享年95歲,與田中絹代、高峰秀子、山田五十鈴被譽為日本四大女優,享譽日本影壇。

原節子給大眾的形象可以從1946年談起,那年是日本戰敗隔年,原節子飾演黑澤明的《我於青春無悔》裡的反戰人士之妻,為了丈夫的理想,心甘情願承受旁人異樣的眼光。原節子塑造出一種堅強獨立的日本新女性形象,這種形象到1949年的《晚春》之後有了改變。

《晚春》裡的原節子經常笑。她飾演的紀子面對姑媽、父親的朋友、父親的助手、好友,都是一樣的笑,像是她的招牌。真正的原節子在笑容背後,或者說,真正的會田昌江藏在小津的電影精神裡。她笑著收下姑媽要她縫補給父親穿的褲子,笑著阻止父親想邀朋友打麻將的念頭,笑著拒絕服部特地為她買的小提琴獨奏會的票,笑著打發好友說服她結婚的話。直到聽見父親說要再娶,她突然不笑了。

紀子不笑、哭泣,是一種平淡卻深刻的反差,情緒的壓抑與釋放,牽動著她眼波和嘴角的變化。面對父親,紀子尊敬順從,也任性彆扭──這是在小津電影裡的原節子,一個溫柔的女兒,依賴但同時調節家庭裡男性的剛強;現實生活中會田昌江終身未婚,有人稱她是「永遠的女兒」,她透過小津的電影被認識、理解。

除了與黑澤明、小津合作,原節子也與多位導演:山中貞雄、阿諾德.芬克、渡邊邦男、成瀨巳喜男等等,都有過合作。原節子曾說:「我是不會老的。」四十多歲,風華依舊卻引退的她,印證了自己的話。



代表作推薦-晚春
Late Spring
小津安二郎Ozu Yasujirô / 1949/ 黑白/ 108min 

放映資訊:5/17 () 19:30  清大合勤演藝廳 

★1949年日本《电影旬報》評選十佳電影第一名

獨生女曾宮紀子(原節子 飾)在母親逝世後,與大學教授父親曾宮周吉(笠智眾 飾)相依為命。紀子希望永遠跟父親一起生活,但27歲的她在各方逼婚壓力與父親的說服下,最後選擇步入婚姻。

日本戰後初期的北鐮倉,雖有外來文化帶來的影響,仍是一塊良好保存日本文化的地方,片中可見茶道、神社、寺廟、能劇等傳統文化元素,滋潤紀子與周吉的生活。父女兩人從戰後共苦到同甘,彼此陪伴照顧,感情深厚。紀子在決定結婚之前,對父親表明不捨離家之心意。面對紀子坦白且直接的愛和依賴,周吉選擇迴避,他希望趕緊給女兒找個好丈夫,了結這樁心事。

透過日常生活的互動與對話,可以看見父女之間細緻的情感,以及對於雙方關係改變,各自的掙扎。





小津安二郎

出生於19031212日,日本東京,逝於19631212日,生與死之間正好一甲子。1927年開始導演生涯,早期作品多是家庭喜劇,後來有一段時期著重於社會寫實,最後回到家庭生活。小津擅於刻劃家庭成員之間的日常、權力轉換、情感互動,以及「婚姻」、「家庭」對人的意義,家庭裡的他寬容溫柔,在他的作品中,常給予改變的家庭一個出口。

小津的電影樸實簡單,情節無太大起伏,他著重的是角色本身,以及角色之間的關係。因此,演員的素質非常重要。小津曾這麼對演員說:「高興就又跑又跳,悲傷就又哭又喊,那是上野動物園猴子幹的事。」身為一個人,壓抑是本質,是一種美,而演員就該如此詮釋角色。在攝影方面,小津有一個正字記號──離地三呎的榻榻米視角。小津慣以日本人坐榻榻米的習慣,當作鏡頭擺設角度,將畫面框架與日本和室的格局結合得極為巧妙,很有「日本味」,也像一種近距離窺探。

小津一生共拍了53部電影,十分多產,他對待電影的嚴謹、要求與堅持,令他成為具有影響力的日本導演。小津的電影故事、角色,甚至於他本身,都象徵著日本甚至於東方的美學、精神與文化。





小津與原節子
曾有不少人評論原節子的演技生硬,但小津不這麼想,他認為原節子的戲路明顯,導演在挑選演員的時候,應該要把演員的個人特質考慮進去,角色才有人味、才會靈活。《晚春》是原節子與小津安二郎首次合作的作品,《晚春》上映後大獲好評,奠定了兩人長期合作的基礎。原節子自《晚春》開始,扭轉了先前形象,再也沒有人質疑她的演技;小津則自此開始,達到他電影生涯的巔峰時期,兩人合作長達十二年。繼《晚春》後的作品還有:《麥秋》、《東京物語》、《東京暮色》、《秋日和》、《小早川家之秋》。

由於小津與原節子的長期合作,加上小津表示原節子是日本當代最好的女演員,讓影迷對兩人的關係有許多臆測以及美好的愛情幻想。但是,兩人除了工作上的互動,私底下似乎並沒有太多交流。小津與原節子的關係,就是知音吧,或者說,他們互為生命中重要的人――他們成就了彼此。原節子在小津的電影裡能有角色的靈魂,小津的電影因為有原節子的詮釋,而能表現出細膩的情感流動。


小津逝世後,原節子退居幕後,從此沒再上過銀幕。她曾半開玩笑地說想當小津電影裡的老配角,這個心願終究無法達成。這份珍重、相知相惜,讓兩人不管過去、現在、未來,都以才子佳人般的美好樣貌一直活在影迷心裡。


文/陳芳儀



Post a Comment